无月仔

除了咸鱼,还是是个辣鸡

*奇怪比例注意
*沙雕儿童画(都不算)
*想凑个心形然后完美失败
*羽毛大衣是个好东西
*骐哥的文,我果然咕咕了,憋不出来结尾可能是好死了(良(一)心(脸)不(心)安(虚))
但我画沙雕了儿童画(人群之中突然冒出来一条咸鱼)
*我会对每个我爱的人付诸力所能及的一份心意,谢谢——大概是针对某人

补德岛中,小人族和柯拉先生简直是世界的瑰宝(哭泣)

人体崩了?瞎摸要什么人体(喂)

指绘练习二弹——摸小罗西使我快乐。

依旧是烂到家的人体以及配色(哭泣)
好像有进步(吧)|・ω・`)

p1摸的是犬耳(少年)罗西,妄图卖肉掩盖不知道是什么鬼的上衣(喂)。

p2——p4是摸了两天的小丑(少年)罗西。
                话说,指绘让我体验到不同与手绘的一点,就是图层这种东西真是好玩啊⊙▽⊙
                 所以我就以一张图为蓝本,造出三只引申义不同的罗西来。
                 希望你能看懂吧。
                 哦对,最后一张伪唐柯里有点刀子吧,很小很小一点细节,是我吃饱撑的没事干,空出来的,。不大好找,因为正常人也不会老和我似的纠一些乱七八糟的小典故上去|・ω・`)
                 提示是去找画面中没有被*红线*缠住的地方,不包括脸。

(p2的小丑衣为了配合我的脑洞,被改造的比较奇怪嗯……但配色是网上搜的,所以比较丑不怪我|・ω・`)强行甩锅)

“新一年的意义,在于指定一个接下来一年的目标。”
“对,只是制定。”
                                                        ——某伟人

——————————————————————————————
  “我要减肥。”

  邦妮这样说,然后毫无说服力地插起面前的肉排。时针分针重合指向12。

  “哦。”罗说,面无表情地将煎锅里的肉翻了个面,上好的肉排愉悦地‘呲啦’作响。

  “喂喂,特拉法尔加儿,你干嘛一脸性冷淡的表情。”

  “那你还想怎么着?给你加点番茄勉励一下你?”罗侧过脸瞥挂表,黑眼圈在昏黄的厨房灯下显得很幽怨。

  真的,现在连山治都没资格批评他的什么绅士风度,睡到半夜被强制砸门叫起来的又不是他。

  “咧,不要。”邦妮嫌恶地吐着舌头,将最后一块肉排塞进嘴巴。一些油脂流过她的下巴,滴在罗的餐桌和昂贵的地毯上,泛着油光的手指搭在桌布边儿。

  特拉法尔加先生深吸了一口气,握紧了手中的锅铲,告诉自己要冷静。然后下一秒就盯着乔艾莉攀上餐桌的腿差点捏断铲把。

  “你究竟哪根筋搭错了,乔艾莉·邦妮?!”将锅铲拍在灶台上,罗问,咬牙切齿地,“你干嘛不去找卷眉当家的,他肯定很乐意在•大•半•夜•听你扯淡。”

  “咳哈哈哈,黄毛听见你这么叫他一定踹死你。”乔艾莉毫无自觉地大笑出声,一些酱汁呛进她的气管。

  “尤斯塔斯出差了,”接着她说,像是陈述一个多正当的理由,“但是罗罗诺亚没有。”

  哦,这大概让她听上去有点像个趁虚而入的婊子。其实她有点想说,因为我挺喜欢你的。但她终究秉承了乔艾莉一贯的作风,将塞满嘴里的肉排和无关紧要的小情话吞进肚肠里去。

  罗不会读心术,轻微的起床气让他也无暇去管这些,于是他也只是翻了个白眼,将一大勺番茄酱倒进锅里。
                            
   没有了|・ω・`)



   *情人节快乐(虽然和我没什么关系)

   *(对,这又是一个坑|・ω・`))

   *关于这个驴唇不对马嘴的结局,我只能说我本来构思的故事一直到邦妮回复罗那一段都是很正常的友情向啊,后来我就断片儿了,回过神的时候,这就成了一个伪罗邦的坑了|・ω・`)

*至于有的地方衔接的比较奇怪,不,不是排版错误,大概是因为是我把自己的吐槽加进去了
*我是某伟人(咸鱼)

  *假装是情人节的罗邦(不过这北极坑大概不会有人)文
  *不然你嚼嚼那点香索,罗基渣也可以|・ω・`)
 

(伪)柯罗柯的电子歌

推荐一首(自己)感觉很罗柯的歌,lof都搜不到,所以没有办法直接推荐到lof(* ̄m ̄)

是这个:

REOL (れをる)《ちるちる (散落飘零)》http://url.cn/5dNNu1i @QQ音乐

—————下面是推荐理由(瞎逼逼)不是)———————

感觉如果“明言就会分崩离析的不确定关系”代入到刚刚绑了罗那时候,两人的关系。

那“为什么无法向你坦白”应该就是柯拉先生中前期对罗乃至多弗的痛苦(吧?) 。
还有歌里面最后的“想要和你一起这样下去”,则应该是柯拉先生酒后真言那晚后的罗了(早上可以敲着心爱的人的脑袋起来吃饭,一起环游世界,就那样永远在一起的生活)。

以及歌里面的“奔向恶化的不治之症”(后期罗),“了解越多越是痛苦”“为什么仍想继续探寻”(得知罗身世,四处求医受挫的柯拉先生)

这样代入以后感觉大晚上想着米翁那岛,差点哭成傻子的我也是可以理解的了(吧?)

             ——来自妄图看罗柯,然而不会做剪辑的无月的瞎逼逼

小镰鼬的破壳日www
所以p1我就鬼使神差地把基拉的头盔画成了类似于蛋的东西(* ̄m ̄),大概

p2.是以前见过的一只单人基拉,把头发当围巾使。于是妄图欺负企鹅不给买围巾,缠(强)缠(行)媳(一)妇(波)金(企)毛(拉)就好了。
然后因为不会画帅(骚)气的男孩子,就妄图画小姐姐,然后画了两只船长手感就爆炸了emmmm
假装没有把基拉画成小桑迪,强行占tag

以及p3必须提一波的俩船长与大副的塑料花情谊|・ω・`,对话大概是这样

基德子(不是):真的不用把她俩拉开吗,特拉法尔加?
罗姬(不是):(假装自己没有笑出声)恋爱傻三年,没关系,记得给我博客点赞就好
基德子:???

剧场版的奥尔嘉!继幼年基拉,又一个和小罗西混一起分不开的崽!

关于罗西成为cp0的猜测,紫色面具的大个子是最受欢迎的猜测对象。假如是如此这般,那在剧场版里金毛红瞳的奥尔嘉和同样发色瞳色的罗西,相处场面不要太可爱ớ ₃ờ(因为人体渣没有画出来唔)





p1 关于颜艺帝)不)熊孩子奥尔嘉和幼年罗西(不要在意奥尔嘉的脸,请假装那是阴影(´▽`ʃƪ))

p2  我爱小罗西!哭唧唧的小罗西超可爱!(虽然被我画的很丑)

p3  治疗脊椎的线稿(我到底为什么要作死的上色emm……)

搭末班车w,一边赶作业一边摸鱼什么的w,果然还是没完成唔

p1,飞天小魔女(:雾   山治和大狗狗(;大雾  索隆

p2醉酒(心巧克力)罗西以及唐吉坷德家emmm大概

p3上了一半色的恶魔罗西和(伪)牛仔罗?大概emmmm

p4…………好吧没有4,本来是夏洛特家21女杏仁糖w小姐姐,以及阿拉丁夫妻,然鹅连草稿都没打完emmm

你的伪好友无月跑路中

在我听起来,句句歌词就像是,德雷萨罗斯一站以后,默默追忆着柯拉先生的罗。

不会写什么推荐,就说句心里话。




我化尘埃飞扬

追寻赤裸逆翔

奔去七月刑场

时间烧灼滚烫

回忆撕毁臆想

路上行走匆忙

难能可贵世上

散播留香磁场

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与其误会一场

也要不负勇往

我愿你是个谎

从未出现南墙

笑是神的伪装

笑是强忍的伤

就让我走向你

走向你的床

就让我看见你

看见你的伤

我想你就站在

站在大漠边疆

我想你就站在

站在七月上

*原著背景改,ooc有

*别问我眼镜那里来的

*中短篇大概,后续有

-------------------------------------------------------------------------------------

—— 唐吉诃德•多弗朗明哥垮台了。

  消息在辽阔的大海上传的极快,只需顷刻,新世界便足以掀起新一阵轩然大波。

—— 唐吉诃德•多弗朗明哥垮台了。

  作为新一阵风波的败角,多弗朗明哥尽可以想象到,那些合作伙伴们是如何撕掉虚伪面具的,那些所谓无辜的贱民们是如何欢呼的。啊,还有自己身后土地上,他德雷萨罗斯的‘子民们’,是如何自一个海贼脚下,拜倒在另一个海贼脚下,颂述着什么错对功德的。

  恶心。两种意义上的。

  太阳镜已经击毁于和草帽小子的战斗之中,‘热情之国’的烈阳晃的他睁不开眼。多弗朗明哥不禁开始怀疑自己的死法,在没入深海前,脱水中暑或者骨裂失血。

  海军不会让他就这么轻易死掉。四周嘈杂的声响里,即使不用见闻色,他也能感觉到有一个人目标明确地向自己走来。那人踩过瓦砾和石板,脚步坚定地,有力地,摔倒在自己两步之遥的地方。

  海楼石锁链捆地结实,他挣不开眼,也拗不过头,习惯性地“呋呋呋”笑着嘲讽。然后他的脸上被附上了什么,随熟悉的触感遮去强光。

  多弗朗明哥终于有机会再睁眼,他瞟向身边的人,嘲讽的话来不及吐出口,笑僵硬挂在嘴角。

  来人抬了抬帽沿,熟悉而陌生的金发与红眸被太阳晃的亮晶晶,
     
    "好久不见,多弗。 真是天道好轮回 "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