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五?吾?无?月

在我听起来,句句歌词就像是,德雷萨罗斯一站以后,默默追忆着柯拉先生的罗。

不会写什么推荐,就说句心里话。




我化尘埃飞扬

追寻赤裸逆翔

奔去七月刑场

时间烧灼滚烫

回忆撕毁臆想

路上行走匆忙

难能可贵世上

散播留香磁场

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与其误会一场

也要不负勇往

我愿你是个谎

从未出现南墙

笑是神的伪装

笑是强忍的伤

就让我走向你

走向你的床

就让我看见你

看见你的伤

我想你就站在

站在大漠边疆

我想你就站在

站在七月上

*原著背景改,ooc有

*别问我眼镜那里来的

*中短篇大概,后续有

-------------------------------------------------------------------------------------

—— 唐吉诃德•多弗朗明哥垮台了。

  消息在辽阔的大海上传的极快,只需顷刻,新世界便足以掀起新一阵轩然大波。

—— 唐吉诃德•多弗朗明哥垮台了。

  作为新一阵风波的败角,多弗朗明哥尽可以想象到,那些合作伙伴们是如何撕掉虚伪面具的,那些所谓无辜的贱民们是如何欢呼的。啊,还有自己身后土地上,他德雷萨罗斯的‘子民们’,是如何自一个海贼脚下,拜倒在另一个海贼脚下,颂述着什么错对功德的。

  恶心。两种意义上的。

  太阳镜已经击毁于和草帽小子的战斗之中,‘热情之国’的烈阳晃的他睁不开眼。多弗朗明哥不禁开始怀疑自己的死法,在没入深海前,脱水中暑或者骨裂失血。

  海军不会让他就这么轻易死掉。四周嘈杂的声响里,即使不用见闻色,他也能感觉到有一个人目标明确地向自己走来。那人踩过瓦砾和石板,脚步坚定地,有力地,摔倒在自己两步之遥的地方。

  海楼石锁链捆地结实,他挣不开眼,也拗不过头,习惯性地“呋呋呋”笑着嘲讽。然后他的脸上被附上了什么,随熟悉的触感遮去强光。

  多弗朗明哥终于有机会再睁眼,他瞟向身边的人,嘲讽的话来不及吐出口,笑僵硬挂在嘴角。

  来人抬了抬帽沿,金发和红眸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好久不见,多弗。 真是天道好轮回 "

TBC.

突然脑洞,可能挺眼熟的,码出来以后我也这么觉得,又忘记哪里看过😐。
嗯,你也可以当花痴厨子看_(:з」∠)_

他看着,他的女神转过身来,露出个倾国倾城的微笑来,周身环绕粉红背景。
他感觉有什么要流出来,鼻血或者口水。
女神启唇,似是将要对他倾诉爱的话语。
他进一步凑上前去,听见女神干练地将他脑海中三大张的演讲稿,凝结成一个字丢过来。
“滚 .”
女神这样说。
          —————————————
至少女神对我说话了。
他想,手上土豆皮快速被削落。
他将最后一个光溜溜的土豆丢进筐里,揉了揉鼻子,将染血的纸团丢在地上的土豆皮堆。
还附赠爱的一击

深夜放毒系列
明明一点也不会水彩,还是勇敢地把自家天使毁了。
我感觉自己糊在画上的水比颜料都多_(:з」∠)_
话说素描纸真好,糊完线稿就上色,大概主要还是我有一颗想搞事的心_(:з」∠)_

〔柯受群活动.〕罗柯喜恶梗??

*第一次产文,可能有ooc一类的
*这是一只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心机罗
*以及粗糙的文风望谅解之类的QwQ

“柯拉先生?”年轻的七武海失措地望向推开自己,缩向床的另一边、紧紧捂住嘴巴的恋人。
罗西南迪中将一副有苦难言的样子,尽管他的表情被自己连带着捂得严实。
“我被柯拉先生讨厌了啊……”
“呃呜呜呜……”
“连接吻都不肯'……”
“唔嗯嗯嗯……”
“你看,话都不肯跟我好好说……”
“不是的我,只是我……唔嗯嗯?” 看不下去‘误会’的恋人一副消极幽灵(别问罗西怎么知道的_(:з」∠)_)穿过的样子,急忙松开手附身上前,刚解释几句,恋人突然发难,一把按倒罗西就深吻下去。
“柯拉先生,你说……唔呃?!”
满意起身的罗,还未来得及回味,一股酸甜味快速在口腔弥漫。
“啊,抱歉罗!”罗西急忙起身,边解释边上前查看“在战国先生那里吃了酸梅的仙贝,没来得及漱口就撞上罗了,你没有事吧……”
这次急忙缩床脚的换罗了。

(至于那个酸梅仙贝,因为有吃过梅子的曲奇饼,所以想出来的,不知有没有可行性(* ̄m ̄))
  (哦对了,不尽责的群宣:欢迎加入柯受中心,群号码:370257848٩( •̀㉨•́ )و get!)

小米果生快!
柯拉桑生快!
罗西生快!
  这两天一直下雨,经常听到青蛙叫,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开了这么个清奇的脑洞_(:з」∠)_。
 

  好久以前受某太太影响糊的稿子,说来涂卡笔糊稿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暑假有了空用0.5又给勾出来了(๑>ڡ<)☆
  手残的我将罗西的手给糊残掉了🌚,还有那个草率的烟枪_(:з」∠)_,画完以后自我的感觉大抵就是:
  罗西的美丽,我的笨笔绘不出一万分之一二_(:з」∠什么鬼)_